EN 怀念旧版
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科研 » 学术动态 » 《未成年人网络素养2020年度报告》正式发布

《未成年人网络素养2020年度报告》正式发布

发布日期:2021-06-01浏览次数:

 

  5月30日,由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和腾讯腾讯社会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成年人网络素养高峰论坛会议”上发布了《未成年人网络素养2020年度报告》。《报告》提出“赋权”、“赋能”、“赋义”是青少年网络素养的核心理念,从个人、家庭、学校、社会四方面提出对策建议,提倡多元主体共同构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生态系统。

  最新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以19岁以下群体占比为16.6%。系列数据表明,未成年人已经是我国网民的重要组成部分。

  未成年人是互联网时代一个独特的群体,是地地道道的“数字原住民”。一出生,他们就“浸泡”在信息海洋中,认知模式和学习行为等都带有明显的网络化特性。

  然而,未成年人的认知和行为正处于发展、成熟阶段,对于各种复杂的互联网信息的辨别能力不够,在接触、使用媒介的同时也面临注意力缺失、信息焦虑、数字压力、网络成瘾、隐私安全等诸多潜在风险。提高青少年网络素养对于青少年的成长和发展,构建未来健康、文明的网络生态十分重要。

  研究主要采用整群抽样调查的方式,从14个省份的20所中学中选取未成年人样本,最终确定有效问卷4464份,问卷调查研究的有效率为96.4%。研究将影响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因素划分为个人属性、家庭属性和学校属性三种类型,把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分为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网络搜索利用能力、网络信息分析评价能力、网络印象管理能力、网络安全素养、网络道德素养等六个维度,构建Sea-ism网络素养框架,共16个一级指标、29个二级指标、66个操作化定义进行测量。调查发现:

 

  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总体得分不高

  调查显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平均得分为3.54分(满分5分),总体得分不高,网络素养水平总体上处于及格线以上,有待进一步提升。其中,网络道德素养平均得分最高(3.94),网络印象管理能力平均得分最低(3.02)。

  个人属性:初中生优于高中生,上网时长显著影响未成年人网络素养

  在个人属性中,性别、年级、成绩、城市等级、技能熟练度、自我效能感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有正向影响,上网时长对网络素养的影响为负向。数据显示,初中生的网络素养水平整体优于高中生,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能力、网络安全素养、网络道德素养随年级升高而降低;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能力则随年级升高而提高。随着学习成绩的提高,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显著提高。随着每天平均上网时间增长,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水平逐渐下降。每天平均上网时间越长的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整体表现较差。东部地区未成年人在网络印象管理方面表现较好,中西部地区的未成年人在网络信息分析评价和网络道德方面表现较好。以城市来看,生活在一线城市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水平较高。从性别上看,在上网注意力管理、网络信息搜索利用、网络印象管理、网络道德方面方面,女性未成年人优于男性;在网络安全认知和行为方面,男性未成年人表现相对较好。网络使用自我效能感越高,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相对越高。

  家庭属性:良好的亲子关系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影响显著

  在家庭属性中,与父母亲密程度、与父母讨论频率、家庭氛围对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有显著正向影响,家庭收入和父母干预上网活动频率则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产生负向影响。

  未成年人与父母越亲密,在上网注意力管理、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道德方面表现越好。与父母讨论网络内容越频繁的未成年人,在网络印象管理方面表现更好,在网络道德方面表现较差。随着家庭收入的增长,未成年人在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及网络道德三方面的表现显著下降。父母越频繁干预未成年人上网活动,他们在上网注意力管理、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安全等四维度的表现越差。

  学校属性:开设网络素养和技能课程是提高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关键

  在学校因素中,学校开设相关课程与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呈正相关。数据显示,学校开设有关网络(信息)素养、技能类课程对提高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有明显影响作用,除网络印象管理之外的其他五个维度得分均高。经常与同学讨论网络内容的青少年,在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网络安全等四个维度表现越好,但在上网注意力管理维度表现越差。上课玩手机越频繁,未成年人在网络素养越差。

  

  赋权、赋能、赋义是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核心理念

  赋权就是要积极主动而不是消极被动地进行网络保护,赋予未成年人他在实践中提升自我发展能力的权利,鼓励未成年人去认知和接触现实世界,顺应未成年人在网络世界中探索未知的天性,帮助他们通过网络与现实世界建立与社会的联系,强调现实生活实践对认知和综合能力的提升作用。

  赋能是一种能力构建教育,即全面培养未成年人的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能力、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能力、网络印象管理能力、网络安全、网络道德认知和行为能力,让网络真正为未成年人所用。

  赋义是要在更深层次上的价值和意义进行网络素养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落地落细落实,挖掘传统优秀文化中道德教育资源,使未成年人能够正确认识和理解网络使用的价值和意义,把握网络伦理道德,自觉遵守网络行为规范。

  提升未成年人网络素养需多主体共同努力

  未成年人网络素养个人能力提升行动计划

  在信息网络环境中,应为未成年人构建网络学习社区,让他们参与网络上关于社会话题的讨论,参加利于自己发展的网络团体,更好地提升网络素质和能力。

  平均上网时间时长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水平有负向影响。未成年人应该警惕数字压力,学会时间管理、有计划地上网、减轻对社交媒体的依赖,同时加强注意力管理,谨防网络成瘾,迷失在复杂、开放的网络信息环境中。

  未成年人在使用网络时,应该学会辨别筛选信息,自觉抵制网络媒介中、尤其是网络游戏中的不文明话语与暴力色情场景;树立理性上网的习惯,避免群体极化与认知偏见。

  家庭网络素养教育计划

  调研数据显示,未成年人与父母亲密程度越高,网络素养也越高;父母干预上网活动的频率越低,未成年人网络素养越高;整体而言,家庭氛围越好,未成年人网络素养越高。

  作为家长,在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培育过程中,要主动搭建起亲子沟通的平台,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建立与未成年人平等讨论和分享的良好习惯,正确引导青少年的上网行为。适度干预青少年的上网行为,应采取多种形式和方法,多维度地介入,必要时可以制订科学的家庭上网规则,比如与孩子商量制订网络使用计划表。

  构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的生态系统

  学校是未成年人成长发展的主阵地,学校教育是媒介素养教育的基础和关键。

  调研数据显示,学校是否有移动设备管理规定,以及青少年在网络技术、素养类课程中的收获程度,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影响。建议政府部门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制定明确的网络素养能力要求,学校据此设立课程大纲与具体教学目标,开设网络素养教育的独立式课程或融入式课程。

  建议进一步提升教师的网络素养水平,在教师的职前培训和在职进修中增加网络素养模块。

  创建有利于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培养的社会环境

  政府需要完善法律与制度保障机制,推行切实有效的网络素养教育政策,建立健全网络监管机制。 

  传媒企业必须落实主体责任,重视青少年网络安全以及青少年网络素养提升,切实履行自律自查规范,兼顾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探索如何利用数字技术为青少年打造健康友好的网络环境。

  汇聚社会各界力量,形成良好社会文化氛围。社会公共组织联合企业开展青少年网络素养项目、计划、活动;强化、规范化各地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基地的建设;发挥大众传媒的引导功能,营造良好媒介环境。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