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新闻中心
“京师传媒大讲堂”:卫毅——寻找非虚构写作的桃花源

发布日期:2017-11-24  浏览次数:


     1122日晚上600由新闻传播学院学生会主办的京师传媒大讲堂邀请了新晋腾讯年度非虚构奖得主、《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总监卫毅开讲关于非虚构写作的种种。本次大讲堂由学工办主任祁雪晶卫毅主持,《南方人物周刊》资深记者邱苑婷作为嘉宾参与互动。

 

《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总监卫毅





《南方人物周刊》资深记者邱苑婷


祁雪晶详细介绍了主讲嘉宾卫毅,卫毅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2007年就职于《南方人物周刊》,历任记者、资深记者、主笔、高级主笔、采访总监。卫毅将十余年来思想沉淀,情感沉湎,写就了新书——“寻找桃花源,说出了以他为代表的媒体人的现实与理想的矛盾、纠葛和迷茫。开场后,讲座切入正题。卫毅通过一段《生而为媒》的视频采访介绍了今年获得腾讯和网易年度非虚构奖的作品《白银往事》,他从这个方面切入,讲到了一些非虚构写作方法和特征,他说“在进行非虚构写作的过程中要不断的去接近现实,接近现场和当事人”,与他们进行对话,尝试去理解他们的内心。在写刑事案件的过程中要去确定案件的主角是谁并思考主角还可以是谁。不要局限于只对这一事件的展现,要以大的视角去看待从人心多面化,呈现人性的复杂性,从一维到多维侧面构建出一个时代和社会的背景。



祁雪晶老师介绍嘉宾

 

“什么是非虚构写作?”卫毅认为“非虚构写作就是把报告文学中金光闪闪的东西去掉,把一个基本的事实转化为一个有意味故事,使其更能打动人心”这是卫毅对非虚构写作的看法。之后,卫毅回忆了与唐钢先生的交流,讲到约翰•赫西的《广岛》、刘震云的《温故一九四二》以及自己在查找英文文献时的经历,回溯了非虚构写作在中国的流变。以“惟有非虚构才能传达的东西,乃是非虚构存在的惟一理由”道出了非虚构写作存在的原因与意义。

 

在非虚构写作具体操作方面,卫毅以柴静的《穹顶之下》发问,提到了如果将《穹顶之下》改成新闻特稿你会怎么去构思。他言,这是一个关于雾霾的问题,如果他要去写,他可能会去寻找处于底层社会的城外工人,了解治理雾霾的种种措施对于他们生活和工作的影响,由此反映一些社会问题和矛盾。因为在他看来非虚构写作不是像传统新闻报道那样单单呈现因果关系,而是更多在呈现复杂的困境,体现多维矛盾的交织。

 

紧接着卫毅就讲到了特稿意识,拿出他当年第一次尝试去将一篇新闻报道以特稿的方式展现的例子,生动地传达了非虚构是一种思考方法和一种尊重事实的写作方法的思想。

 

卫毅着重强调了在非虚构写作中的两点:结构与核心场景。

 

从结构上来说,要有时空观,即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如此组织起的你所了解和理解的事实会更立体化。他言,结构是有力量的,写作是关于时空的艺术。在一定时间和空间里巧妙的表达主题,是一件富有挑战性而又有趣的工作。

 

对于核心场景,他拿出了他最喜欢的作家马尔克斯来举例子,马尔克斯文章故事的源头总是一个简单的形象。卫毅卫毅讲,他觉得马尔克斯所说的“形象”一词用“场景”来代替更为合适。他说,在他进行非虚构写作的过程中,会经常去寻找这样的“核心场景”。这样的核心场景如果能找到,便能打开一整篇文章。

 



卫毅新书《寻找桃花源》


 

卫毅拿他新书《寻找桃花源》中关于吴宇森的采访,介绍了在做特稿时的一整个过程。他讲道,当他知道自己要去采访吴宇森时,他决定在见面前把吴宇森导演的多部作品重新回顾。他说他知道吴宇森导演已经被很多人采访过,一些基本的问题社会大众已经很清楚了,他想去尽力发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希望通过回顾他的电影,挖掘到一些细节。在回顾《英雄本色》的过程中,他注意到了几句台词,像在“神也是人,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就是神。”这句话中,他看到了吴宇森的哲学观,同时又了解到他很喜欢读哲学类的书,于是决定在这个方面深挖。实践证明,这样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成文过程中,他通过从一些小细节,如一句话、一个动作或是一个思考闪现的瞬间把吴宇森的人物肖像和内心世界刻画的淋漓尽致。

 

在介绍自己的书时,他专门讲到了书的封面构思,从家乡的小镇到北京的故宫再到世界的各地,既是视角的转换也是全书行文的概括,用他的话讲“把全书都画到封面上了”。他也讲到,新闻和文学不是一回事,即使是非虚构写作也是这样。“新闻是写的别人的事情,文学写的是自己的事情。对于文学而言,自我内心情感表现的更深‘我’的成分更大。”

 

之后,卫毅与嘉宾邱苑婷进行了深入的访谈,在访谈的过程中,嘉宾问到对卫毅影响最深的哲学观,他说自己看得书比较杂,是一个不完全的有神论和无神论者。在访谈中,还重新提到强调了思想结构很重要。尤其是在采访之前要做好预判,搭好框架,有自己的思考在里面。在讲到他重视时空观意识是受什么影响时,他回忆起在1993年的那场复旦的辩论赛,从中他深刻体悟到了一件事不能看表面,要带着时空意识去追溯更深层次的东西。对于新媒体对传统纸媒的冲击问题,他强调深刻的东西一定会存在,在他心里他坚信着纸媒所传承的文化内核不会丢失。在问被到他是否寻找到自己内心的桃花源时,他说“这个东西你无法抵达,你永远在寻找。”

 
卫毅与邱苑婷访谈


最后,在回答观众们的问题环节时,有观众问到“刚刚说您总是能从很大的时间和空间维度上来说这种非虚构写作,那我想问一下,作为新闻专业的学生在未来如何培养这种思维?”卫毅解答道,要在空间和时间上进行对比,多去了解不同社会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逐渐在撰文中构建这种思维。

 

有观众问道,在写新闻稿时,经常会遇到瓶颈,灵感和思维会枯竭,渐渐文章会模式化,那去结构模式化要怎么样去做?这个问题道出了很多新闻工作者的心声。他说这是在写作时经常会遇到的,我们要尝试去不断地创新,不断突破,在创造的过程要不断发现乐趣。对于“如何处理新闻真实性与文学性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卫毅强调首先必须以真实性为基础,这是不能动摇这个东西,然后才是把文学性创作体现在它的结构上。而且除了结构方面的,还应该有一些适当环境描写,通过一些细节描写来渲染人物和人心。但是这一切还是应建立在事实的构架上展开。在被问到“特稿写作内心真实方面,怎样知道采访对象是否说出实情?”时,他提出这就需要记者去调查证实信源,要有自己的判断力,记者的专业性及能力就在此处展现。



全员合照

 

 

讲座最终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很多同学都表示卫毅所授拨开了他们对非虚构写作认识的迷雾,收获颇丰,很期待下一次京师传媒大讲堂的精彩内容。

文/杨禧羡
图/雷晴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