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学术科研
首页 » 学术科研 » 学术动态
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畅谈全民阅读

发布日期:2015-05-10  浏览次数:




    “世间最神奇的事莫过于阅读。”著名阅读史专家史蒂文.罗杰.费希尔在他的《阅读的历史》一书开篇中指出:“古往今来,不论长幼,谁都无法否认它的重要性……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它永远是文明之声……”今天,光明讲坛走入北京师范大学,邀请著名出版家聂震宁在世界读书日来临之前就“开卷有益”的古往今来开讲,光明日报副总编辑刘伟主持。演讲开始之前,聂震宁为听众签名赠书。

    全民阅读,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2年首次提出的倡议,1982年再次提出这一倡议。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把世界两位大文豪——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和英国的莎士比亚的忌日,即4月23日这一天确定为“世界读书日”,并郑重发表宣言:“希望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人,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裕,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
 
    我国政府在1997年提出建设以全民阅读为主要内容的知识工程,正是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言的一种响应。此后,根据我国国民阅读状况和国家文化建设的需要,2006年国家9部委发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2012年十八大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在2014、2015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出“倡导全民阅读”。
 
    梳理了阅读史之后,聂震宁谈到了我国的全民阅读活动。他认为,全民阅读是人类阅读史上的一大进步。他解释:“阅读从来就是个人的事情,即便在历史上有过文人群体阅读的雅集、团体或者是为了一本书的比较广泛的阅读活动,但从未有过覆盖全民的阅读活动。因而,其意义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
 
    正当全民阅读活动蓬勃开展的重要关头,数字技术又正在成为激动人心的新宠。阅读专家们正在号召增加图书的阅读量,移动互联网的阅读却在导致更多的低头一族。厚厚的大部头书籍有被越来越薄的智能手机取代的危险,快速的抽拉浏览已经使得传统的速读技术望尘莫及,读微视频比较读长文稿当然是开心一刻,读八卦趣闻比起读严肃的评论自然是轻松时分。碎片化、肤浅化、浏览式阅读正在受到传统阅读所诟病,而智能手机阅读我行我素照样招摇过市且已从5S提升到6S。传统阅读正在遭遇新兴阅读的挑战。
 
    面对这样的现况,聂震宁的观点是:“忙时读屏,闲时读书,全民都以读文读图为快乐生活。”他阐释到:回望人类的阅读历史,阅读方式、阅读内容、阅读载体、阅读效果特别是出版扩展阅读、推动阅读,一直是在变化发展之中。阅读先于文字,因而阅读包罗万象。文字提升阅读,难道视频就不能提升阅读?朗读先于默读,默读在超越朗读之后,人们依然在朗读这里找到乐趣。出版扩展阅读,那么,数字技术难道对阅读只可能是一种倒退或者破坏?作为一种通讯工具的普及,数字移动终端业已建立了对大面积人群的服务,正在朝着社会的一些角落拾遗补缺,这时候,人类阅读历史的进程难道可以背对这一切而抱着竹简木牍或者羊皮纸永不撒手吗?答案当然是不言自明的。阅读社会所要做的只能是善待一切阅读方式,坚守人类阅读认知规律,提倡传统阅读与新兴阅读的融合,既不要让全民阅读变成全民读屏,也不要放弃普通民众的碎片化、即时性的数字阅读。(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