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焦点图
【塔夫茨手记】林澜:学有所得 游有所乐 幸有所爱

发布日期:2017-08-22  浏览次数:


 图 1 Prof. Lisa Gualtieri和我

       2017年暑假,我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一员,荣幸地参与了美国塔夫茨大学的暑期学校。异国四十二天的行程不足以让我完整地体验真正的美式教育和风土,但此间的见闻仍旧使我受益匪浅。

图 2 Newburry街景

学有所得
       Tufts欠缺一点常春藤的精英气质,但其International Relations等优势学科和地缘特色自带气场,骄傲又令人亲近。在此,我和其他来自新传等学院的小伙伴们一同参加了名为 “Big Data, Future Media and Communication”的课程。该课程以大数据为核心,立足国内外媒体行业的发展趋势而设置,贴近本校的专业课程又由此生发开去,内容涉及公共健康 (Public Health)、地理信息系统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人文 (Humanity)、人类学 (Anthropology)、社交媒体与城镇研究 (Social Media & Urban Studies)、营养学 (Nutritional Science)、高科技传播 (Hi-Tech Communications)共七个领域,其中公共健康部分还包括电子病例和健康数据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 and Health Data)、精神健康 (Mental Health)、物联网 (IoT)可穿戴设备 (Wearable Activity Trackers)等具体话题,课程扎实丰富而趣味良多。课程被安排在周一、周三、周四的下午一点至三点十五分,几乎每个topic除了任课老师外,都会有在该领域内一线的工作者或学术研究者作为guest speaker对课堂内容进行补充。而在消化了课堂所学后,我们还要在topic结束时自寻相关的sample report并对此进行文本分析,完成skill assignment。还有课前课后的reading,如Urban social listening: Potential and pitfalls of using social media data in studying cities及Big Data Challenges Society, Security, Innovation and Ethics两本书都是必读篇目。

图 3 波士顿公共图书馆的石狮

       Summer School的老师多半和蔼可亲,用“Happy, love and climax”来形容课堂氛围毫不为过,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都有十分的造诣和充足的经验。因此,“被迫”开垦新技能,得到启发冒出新点子即是家常便饭了。如我在Dr. Augusta Rohrbach的鼓励下学会了制作网页;在Prof. Lisa Gualtieri的强调下意识到 “Social listening”的重要性;Alan Balsam, PhD介绍运营Brookline网站的失败经验让我明白学术成果应用于生活时会产生复杂纷繁的效应;而之前多少关于教育的目的的理解和疑惑都不及Prof. Nick Seaver一句“How people make sense of the world”来得振聋发聩。

       同时,老师们还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能力,善于激发学生的学术潜质和热情。虽然有时临时分组且仅有半小时准备时间的英文presentation的确令人措手不及,但更多时候,美式自由不失严谨的教育方式让我感受到“You are who you are”。“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这是我学到最宝贵的东西。

图 4 Prudential Tower俯视下的波士顿

游有所乐
       Tufts坐落在波士顿西北的一座小山,与北师一样,占据着城市的绝佳位置。最近的地铁站是Red Line上的Davis Square。从学校出发步行一刻钟,上地铁向东跨过Charles River, 约四十分钟到达Downtown Crossing/ Quincy Market,波士顿州政府 (Government Center--Green Line)和中国城 (China Town--Orange Line)亦距此不远。高校的集群效应在此作用显著,从Davis Square地铁站启程,两站后是Harvard University,四站后是MIT。这样的地理坐标,进可“红尘作伴,潇潇洒洒”,退可“两耳不闻事,只读圣贤书”,是一座象牙塔立足的资本。
图 5 Charles River畔的户外音乐会

       RC (Residential Counselors) staff为我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行程以填补课余时间。新港郡(Newport)的“破碎者大宅”(The Breakers)曾是大亨们的府邸。这些“美丽但无用”的时间胶囊是马克吐温笔下“镀金时代”社会模式的面相,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的进步和问题;Freedom Trail是一条红砖小径,连接着士兵水手纪念碑、老市政厅、老北教堂、Paul Revere House邦克山纪念碑等景点,见证着美国独立光荣的历史;从Boston Harbor出发去New England Aquarium Whale Watch, 在海浪里颠了三个多小时才有幸目睹硕大的哺乳动物“我的脊背如荒丘”;Museum of Fine Arts搜罗万象,古埃及、罗马、中国、美国的精美展品尽数陈列,诉说着世纪更迭、朝代兴亡。我不会忘记初到波士顿时赶上独立日的烟火,人们无论种族、肤色、背景簇拥在火树银花中不约而同地唤着”USA”;我不会忘记Boston Common上演的Romeo & Juliet的公益话剧,宣传彩页上印着他们傲人的成绩—— “By eliminating the financial barriers to entry, we have shared the joy of live theater with more than one million people over the past 22 years.” 当然,还有Harvard Bookstore的漫画,MIT Museum里的科技巧思,Charles River上的kayaking和outdoor concert,Fenway Park的棒球场,新英格兰水族馆的企鹅,Cambridgeside的繁华,North End的Mike’s Pastry, Boston Public Library门口的石狮子,老南教堂里飘荡的赞美诗,Newburry街上的奢侈品,Laser Tag (CS), USS Constitution中迎战珍珠港偷袭的战舰,另一个民族的文化奇观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在我面前一一舒展开来,仿佛在Prudential Tower的skywalk上的看到窗外满城灯火——了解世界越多,越发现人们的相似大过于不同。

图 6 我在Whale Watch途中
 
图 7 由公式写就的MIT明信片

幸有所爱
       乔治华盛顿说,真正的友谊,是一株成长缓慢的植物。知乎上有网友评论塔夫茨大学——“机遇很多,治安不错,闹中取静。有书看,有活做。”但在我看来,此次越洋远行,最大的收获,既非知识也非玩乐,而是有知己倾心相交。

图 8 老北教堂旁的礼品店内歪果老爷爷向游客展示古老的印刷术

 
       此前旅行上学,换了城市,拎箱就走,不动感情,觉得那样脆弱,认为独立就是脱离集体,不依不附。亲近的人之间,一旦触及自尊心就会尖锐起来,绝不低头。只是到了异乡多天,与同行的朋友待在一块的时日比家人还长,一起贪睡赖床,一起觅食做饭,一起插科打诨,一起购物逛展,一起熬夜写paper。包括RC在内的小伙伴对我,就像丝绸包着鸡蛋,它在意想不到的温柔里,不好意思地烫着脸笑起来,看似坚硬的壳呈出裂缝,终于慢慢地松开了。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沧海桑田,如今的游学早已不必背负沉重的时代负担,而多长学生之学识,谋个人之发展,拓少年之眼界。塔夫茨之行达到了它的目的。
Tufts的吉祥物是Jumbo——一只象,象征力量和勇气。
       嘿,我也成了小象。

图 9 Tufts University的操场

图 10 Museum of Fine Arts的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