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党团学工 » 学生工作 » 学生记者观察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III

发布日期:2015-05-10  浏览次数: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记者|撰稿 周美霖(2013级传播学)
顾洁婧(2014级汉语言文学)
 
绿化环卫人
 
北师大校园的葱茏绿意,离不开绿化环卫人的辛勤劳作。
最基本的是每日的灌溉。目前,学校采用较为节水的喷灌形式。现在市场上最先进的喷灌系统是由电脑控制的,可以根据土地的湿度自动调节喷洒时间。但由于资金的限制,北师大的喷灌系统还是人为控制。
人为控制灌溉设施就要求绿化队工人有一双敏锐观察的眼睛,要能够准确判断植物是否需要水分。同时,根据不同季节不同气候,工人们也能做特殊的处理。尤其在炎热的夏季,蒸发量大,可以进行大面积长时间的灌溉。
然而,看似平常的灌溉其实有缺水的潜在问题。学校在20072008两年间,试图规划教二楼和教四楼中间的孔像花园。关于规划的各类设计图纸曾云集学校设计厅,还通过师生投票选出建造喷泉的方案。遗憾的是,修建一方绿化精品园的方案最终破产。
孔像大花园的绿化规划需要大量的水,而北京是资源型重度缺水特大城市,人均水资源量不足全国的二十分之一。所以,仅是维持绿植生长所需的水量就十分紧张,喷泉的运作则需要更为充足的水量。
因此,学校努力在喷灌的基础上,同时采用收集雨水和中水处理的办法。只不过,中水处理量较少,而且管道直通用水需求量大的学生宿舍,真正用来浇灌花木的所剩无几。无奈之下,只能以自来水作为灌溉的大部分水源。
植物在相对暖和、气温较高的春夏两季,吸收了绿化队工人们喷洒的水,也在阳光雨露的滋养下,蓬勃生长。
为了平衡树势或改善树冠内的通风透光条件,就要进行相应的树枝修剪。低矮型的苗木修剪尚能由绿化队完成,高大乔木的修剪则通常需要请到市场上的专业施工队。
若是有统一的美化要求,工人们会把树木修剪成圆圆的球状或肃穆的宝塔状。若是出于安全和教学环境的考虑,就要在雷雨季节开始之前完成修剪,以防止电闪雷鸣造成触电的危险以及减少施工带来的噪音等干扰。
对于在暴风雨中一些已经倾斜或是露出树根的树,绿化队员们用木桩支撑,用钢丝拉,进行重新扶植,给树木打点滴,争取救活更多的树。
另一个让绿化队员们头疼的问题,是树木老化后常常会有粗大枝条掉落,这要求绿化队工人及时发现,及时处理。20147月,树木落下的枝条砸伤了一位数学系研究生。绿化队赶紧行动,在暑期期间对存在隐患的树木都进行了一次「瘦身」。
春夏两季,绿化工人们忙于栽种、修剪,而到了秋冬两季,树木长势趋缓,树叶凋零,养护的重点就放在了防病虫和清落叶上。
北师大的绿化保洁下属有约六十名成员,现在已逐渐呈现出老龄化的态势,每人每月平均两千多元薪水。而专职负责绿化方面的工人只有十名左右,由他们来负责着整个校园的绿化系统运转。他们每一天的工作,和这个校园里的每一片绿色都息息相关。当秋冬大量树叶掉落时,又到了一年中忙碌的季节。一枝一叶,构成了他们生活工作的日常。
129日,清晨8点,教九楼前的长条椅旁,环卫工人用扫帚把椅子下的几片落叶扫在一起,身旁是一个已经装了大量落叶的蛇皮袋;此时,学四楼前环卫局的车子,正在将粉碎完毕的树叶统一回收。
绿化队队长韩宪举和胡晓林,同他们带领的每个队员一样,都要对植物学知识有最基础的了解。再加上他们每天和植物打交道,长期下来,熟知校园内每一类树木的分布,深谙树木在不同季节的养护方法。
通常,十一月初落叶季开始,就会有环卫工人进行落叶收集,遇到落叶增量或者人手短缺的情况,绿化队的工人们也会前去帮忙。树叶的收集和粉碎会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一个月中,绿化队将每日重复相同的劳动。
寒冷的冬季,工人们五点钟就起床,来到工作地点。工人们把一包包收集来的落叶放入粉碎机器,然后将粉碎好的树叶整理到临时搭建的工作棚里,进行后续的捆扎。捆扎是一项枯燥的活,五个人一组,个个都埋头工作。他们或是用铲子将树叶堆在一处,或是用双手打包袋子,缚上活结。别看一小片树叶重量之轻,捆成一大包后,就需要两三个壮汉齐心将它装上卡车了。绿化队队长胡晓林说,一天约能完成四五十包的量。
除此之外,冬季到来之前,绿化队员还得忙着给乔木刷上石灰水。石灰具有一定的杀菌、杀虫作用,能够抑制害虫对树木的伤害。同时,由于白色石灰白色能够反射部分阳光,它将起到保护树木的表皮的作用,尤其是在冬天,表层的石灰能保持树干的昼夜温度相对平衡,不易裂开。
为保证植物健康生长,还需要用到相应的农药。园林植物常用农药有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种类,喷洒农药时,无论大树小苗,工人们需注意360度都能喷洒到,喷药时间要尽量避开高温时段,如果喷药后下了雨,还需及时补喷一次。
每年喷洒农药的时候,即使绿化处在喷洒过农药的植物周围树立了警示牌,刺鼻的农药味也常会给人带来不适的反应。但因为目前国家所规定的园林植物的农药用量的限制,尚未有农业植物农药用量严格,监管方面尚未出台富有实效的措施,所以即使超标,也难以进行有效的监管。
如果说平日的养护是绿化队工作的极大部分,诞生于1996年的校园绿植店运营则是一大特色。此店虽小,五脏俱全。每逢庆典,里面的鲜花绿植能以租赁的方式搬往主楼等地,待到庆典结束,再送回店铺。除去期间枯死损坏的花卉,其余的都能循环利用。租赁或卖出鲜花绿植,一方面为全校师生提供方便,另一方面增加绿化队的收入,两全其美。
 
师大的生态绿化之路
 
工人们的专业技能固然重要,沟通协调能力也是一件必备「武器」。
师大北端,有三个家属区,家属区里的绿化工作同样也属于学校统一管理。绿化队队长韩宪举对于校园内家属区毁坏公共绿植的现象颇为无奈:「前一天绿化工人种植上的绿植一夜之间就被拔了,给种上一些菜籽啊、金银花啊。这还算好的,毕竟还是种植物。有时候,被拔了的绿地成了他们私人的建筑用地,房子一夜之间都能在上面建好。」
绿化工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案发现场」进行及时的制止和劝导,而如果事后才发现,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针对学校所说的「私搭乱建」,小区居民对于绿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2008年,小区居民和学校绿化处还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冲突,这次冲突也给了家属区绿化更多的可能性。
当时的师大家属区中,居住有很多退休的老教授,过去没有统一规划时,住一楼的人是允许对楼前那块地进行经营的。许多老年人要求住一楼,就是希望能在空闲时间侍弄一下花草,辛苦耕耘自己花坛十余年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据媒体当年报道,在2008年的67月间,北师大家属区内金银花、鸢尾、香椿、黄杨、桧柏、紫丁香等「违章建筑」相继被学校统一拔除,引发小区居民强烈不满。植物被拔除后的绿地上,迅速被种上了「美化草」。
「一个有传统的学校,是有自然保护能力的学校。从绿化实际效果看,已有的绿化带远强于新栽的草地。绿化统一固然不错,但是各具特色的家庭绿化同样也富有特色,在家属区前由家属自己来绿化不是更好吗?学校绿化部门不妨和各家各户签订责任区,充分发挥各家各户的绿化积极性。」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黄安年在其博客中针对此事件曾这样写道。
不单单在种草,越来越多的人为行为让原先多彩的北师大生态环境彻底变「纯」。在能够栖息的大树一年年变少的同时,播放着老鹰鸣叫声的广播也让乌鸦们的回家之路变得愈发胆战心惊。
校园的许多角落,仍留存着许多未经统一安排的自然遗留地,它们往往被看作是视觉效果差、景观低劣的荒芜之地,但它们所具有的地带性群落特征常使得其上有着丰富的乡土植物和野生动物,生物多样性潜力较大。就是掉落的枯枝落叶,保留和清扫焚烧的处理份额也可以参考引入自然群落的结构机制,以形成良好的群落结构。
师大校园内人口密集,生物多样性水平主要体现于占地面积比例并不大的园林绿地系统中所容纳的生物资源和生态系统类型的丰富程度, 而校园生物多样性的水平高低,已经逐渐成为校园生态环境建设的一个重要标志。
1992 年国际《生物多样性公约》签署后, 我国除加强对自然生态系统中生物多样性资源的保护外, 也开始重视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建设,1993 年将城市规划区内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正式列入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
 
人人网上,一位2012年博士毕业的师大同学在她的毕业文章中写道:「希望多年后师大校庆之时,我还能回到这里,在师大百年树木中,忆起我是师大十年所树之人。」
毕业之后重回母校的师大人,也愿意在校园中认领树木,以此为念。北京师范大学校园绿树基金的捐赠标准是普通树木每株1000/5年,古树名木每株2000/5年,校友林中的树木每株1000/5年。如果仔细留意,我们还可以在校园里看到,认捐树木旁边的纪念石碑上刻写着认捐者的姓名、寄语等相关信息。
就这样,铁狮子坟的树木,和师大人之间又有了另一种陪伴。
从五十年代第一批绿植刚种下的样貌,到如今郁郁葱葱、叶茂根深,铁狮子坟之上的这座绿色校园经历岁月的洗礼,在四季的轮回中,其间的每一株植物,吸收土壤的养分,沐浴温暖阳光,年复一年,注视着一代又一代师大人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