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党团学工 » 学生工作 » 学生记者观察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II

发布日期:2015-05-10  浏览次数: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记者|撰稿 周美霖(2013级传播学)
顾洁婧(2014级汉语言文学)
摄影丨盛唯佳
 
  新时期的绿化故事
 
根据《北京师范大学2009年校园绿地调查统计报告》显示,北师大校园本部的绿地面积为187274.2平方米,绿地率29.8%;绿地覆盖面积为230292.7平方米,绿地覆盖率36.6%,其中包括屋顶绿化面积150平方米。
北师大现有常绿乔木2258株,落叶乔木4287株,常绿灌木4076株,落叶灌木(包含月季在内)7744株,攀援植物3246株,宿根花卉1148.3平方米,竹类1221.86平方米,绿篱长度6518.55米,色块面积2170.3平方米,古树统计二级古树25株,草坪类共计104180.36平方米。
与同为百年老校的北京大学(绿地覆盖率:53.3%)和清华大学(绿地覆盖率:54.8%)相比,北师大36.6%的绿地覆盖率并不算高,但也满足了北京市所规定的三环内的绿地覆盖率规定不得低于35%的要求。
 
 
如今师大校内最主要的绿化面积是草坪。按照草坪的用途划分,可以将草坪归为观赏型、休闲型、运动型三类。师大校内,以观赏型草坪为主,其中早熟禾与丹麦草是最为常见的。例如教二与教四间的小广场上主要种植的是早熟禾,学六学七西侧大面积种植的则是丹麦草,偶尔也会有高羊茅、野牛草夹杂其中。而真正可供休闲的草坪几乎没有,运动型的草坪也只有东操场的一块,且不由绿化保洁部负责管理,而是由体育与运动学院自行负责维护。
因为休闲型草坪的缺失,能够躺在草坪上有一个温暖的午后在师大是一件奢侈之事,不准学生走入的观赏性草坪并不能完全满足学生的需求。
「留学生们习惯了‘校园草坪里的草坪应该拿来休息’的思维,所以距离他们上课地点最近的教二与教四楼之间的孔像花园附近的草坪很容易遭到破坏。」绿化负责处的另一负责人杨克强说道。
如今孔像花园周围铁丝网虽已悉数拆除,但是剩下一圈20厘米高的石障仍然会给人带来「请勿进入」的警示感。
当然,如果仅是种草,未免太显单调,最好还要错落有致地种上乔木和灌木,让俯仰都能有绿意。可是在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要想在有限的土地上提升绿化率,颇具难度,在众多拓展绿化空间的设想中,「改变绿化方式」成为一个金点子。
由绿化方式入手的创意,在2011年颁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城市空间立体绿化建设工作的意见》中就有明确的体现。这份工作意见提出要大力发展垂直绿化和屋顶绿化,其形式也包括墙面绿化、阳台绿化、花架、棚架绿化、栅栏绿化、坡面绿化等等。
原先,电子楼的外墙上就有不少爬山虎之类的藤本类植物。墙脚处栽的几株爬山虎,在翻越墙头后成为绿色垂帘,绿化效果更具特色,秋天叶子红如火,学生们从教室里向外望去倍感明艳温暖。
但在2008年粉刷外墙的时候,这些附着在墙体的植物被去除了大半。不过,工人们并没有对它们「赶尽杀绝」,而是保留了半米至一米的长度,让它们有机会在粉刷过后继续生长。
环境学院屋顶,也曾有过一百余平米的屋顶绿化。按照国家政策,屋顶和地上架空层的人工绿地覆土厚度不小于0.6米的,按其面积的25%计算为绿地。但屋顶绿化对房屋顶层的防水质量和荷载等都有较高的要求,因为这栋建筑本身不具备相应的要求,推行屋顶绿化遇到了很多技术环节的问题,大大增加了屋顶绿化的成本,由于资金的难题得不到解决,最终这些长势不错的植物也不得不面临被移除的命运。
还有极富创意的带孔方砖,在空出泥土的地方栽上草。这样一来,既有草地,又有砖,停车人行两不误。
而近年来,师大校内家属区家用汽车的急速增长又破坏了这一创意。经过长期实践的证明,带孔方砖能提供的不过是短期的「绿」,车在上面停久了,三五天不走,植物不见光不淋雨,就会产生不可逆的枯黄反应。
这些「创意」历经的命运恰恰同雨果的思想不谋而合:「自然是善良的慈母,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它给予我们开拓绿化空间的无限可能,可是却处处设定限制。我们能做的,就是以有限的空间和资金,去找到开拓的机会。也许会面临失败的结果,可是这一过程中出现的绿意却能为未来的绿化发展提供宝贵的经验。
2013年,东贴建楼和邱季端体育馆之间种植的小麦曾一度引发关注,东贴建楼东面原本是一块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工程完成后损失了绿地。眼看九月份就要新生入住,可是空地上还是一片黄土,一旦刮风下雨便泥泞不堪。倘若置之不理,北师大的「美貌程度」必然会大打折扣。
为了使这片空地在最短的时间内「绿」起来,学校决定先种小麦,因为小麦成本低,对生长环境要求不高,这样的方案花费资金少,成效好。因此学校立即采购了一批小麦,在原地种上。仅仅用了3天时间,小麦就抽了芽,一周后就萌发绿苗。于是在新生开学季,东贴建楼外的满眼绿意如期而来。
小麦作为应急绿化品种并不是第一次在校园中被运用。2011年,图书馆门前的绿地也曾种植过一批次,但因为这只是临时性的处理办法,到了小麦成熟季节,学校不得不将其收割,待到来年再择花木栽种培育。
辛苦种下的小麦还未到成熟收割季,大片麦子就被收割走了,同学们有些疑惑,「为什么不等小麦的成熟季就急忙收割?」还有好奇的同学问道,「这批小麦是不是被送进了新乐群和学五食堂?」学校绿化队长韩宪举解释道,由于泥土成分以及灌溉水质未经食品安全部门的检测,被收割的小麦并未被送往食材加工处。且因为麦子成熟季节麦叶会发生退化形成麦芒,接触后可能会引发过敏现象,师大校园内人口密度大,年龄偏低(师大附属幼儿园、小学也位于校园内),更增加了管理的难度,被收割下的小麦最终被运出校外进行处理。
当然,这批小麦的故事大概和人们心中的「绿化」概念有些偏差。在北师大校园历史上,也有因为其他原因而出现了不寻常的绿化故事。
2009年春天,同学们就树木的更新问题在校园论坛上有过激烈的争论。事件的起因在于学校砍倒了邱季端北面晨曦路两侧数百棵树龄约有五十余年的毛白杨树。
面对同学们「百年师大大树何在?」的疑问,物业管理中心之后的声明中如下写道:
「校园有部分树木已经进入老年衰弱期,枝杈不实,经常出现坠落伤人,尤其是风、雨、雪天气出现大量折断现象,极易造成人员财产损伤。为了消除隐患,经过园林专业单位设计施工,经学校有关部门批准,外请专业施工队伍,对校内衰弱树木枝杈按照园林规范进行修剪,特此说明。」
毛白杨属于速生树种,但也常发病虫树等病虫害,据当年的目击者描述,当时被砍伐下来的毛白杨内部已出现大面积的空心现象,并伴有刺鼻的气味。并且,根据规定,若是遇到植物死亡,需向园林局申报,移走后进行相应补植。
银杏,又称白果树,生长较慢,寿命极长,自然条件下从栽种到结银杏果要二十多年,四十年后才能大量结果,因此别名「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且是著名的无公害树种。如今在北师大的校园里,一排排银杏树成了晨曦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秋冬交替时节银杏叶的金黄色,是师大人记忆中一抹鲜亮的颜色。2014年初冬,银杏树叶飘落,叶子铺满邱季端体育馆东北面的道路,引得许多师大人前去留影纪念。
银杏固然美丽,但是它们代替毛白杨还是带来了问题,毛白杨上的「原住民」乌鸦,它们失去了原有的家园,即使到了今日,师大人在面对乌鸦时的心情也很复杂。如何根据季节轮换和根据师大校内鸟类和昆虫的食性特点安排植物,以吸引更多的昆虫传粉和鸟类传播种子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银杏也好,毛白杨也罢,用四季轮回的眼光来看,夏天处在生长季节,冬天则会休眠。植物的生长不是一时一刻的,而是长年累月的,整个管理过程就具有一贯性。因此,绿化队长韩宪举解释道:“一个管理规划方案,近期可以采用,中期调整,后期可能就要更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