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党团学工 » 学生工作 » 学生记者观察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I

发布日期:2015-05-10  浏览次数:


 

铁狮子坟的绿色故事
记者|撰稿周美霖(2013级传播学)
顾洁婧(2014级汉语言文学)
摄影丨盛唯佳
 
 
邱季端南边立身路上的毛白杨,邱季端北边晨曦路旁的银杏,南北向从小南门直达北门的京师路上的桧柏,科技楼通向大东门的乐育路上的法国梧桐,「一路一树一景」的格局勾勒出北师大校园绿化的整体骨架。电子楼前的玉兰,曦园的竹石,四合院的连翘,东门两侧的紫藤又让绿意的血肉更加丰满。
 
人人网上,一位2012年博士毕业的师大同学在她的毕业文章中写道:「希望多年后师大校庆之时,我还能回到这里,在师大百年树木中,忆起我是师大十年所树之人。」
 
 
从五十年代第一批绿植刚种下的样貌,到如今郁郁葱葱、叶茂根深,铁狮子坟之上的这座绿色校园经历岁月的洗礼,在四季的轮回中,其间的每一株植物,吸收土壤的养分,沐浴温暖阳光,年复一年,注视着一代又一代师大人的成长。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我苟种之,如神用之,举事如神,唯王之门。」
——《管子·权修第三》
 
在一棵树下,教师不把自己当成教师,学生也不把自己当成学生,这样的一些人,就许多实际问题平等地进行交谈,这才是学校的开端。
——(美国现代建筑师)路易斯·康
 
师大校内的绿化历史
前人在教学上强调「静、思、悟、游」,古代书院多是亭台楼阁配上佳花名木,融教育活动于自然山水美景。而现代大学绿化的设计,则融合了园林植物学、建筑学、城市规划设计等相关理论。
1952-1953年,北平师范大学与北平女子师范大学以及辅仁大学合并后,从和平门校区以及什刹海北校搬迁至现今所在位置,原和平门外新华街旧址称「南校」,定阜大街辅仁大学校址称「北校」,在北太平庄铁狮子坟的荒野坟地上兴建校区。师大与绿色有关的故事,从这里开始有了记录。
「五十年代那时候的树木种植就相当于植树造林,没有什么大的活动和规划,那几年日常的养护很少,该是什么树一片就种上去了,还有一些建校以前原来就在那儿的树,就没动它们。」北师大绿化保洁部负责人王健在绿化岗位上已经工作了二十八年,但很多关于校园绿化的故事,他也是听以前的老师傅们讲起的。
据王健描述,北师大里校园的第一批树苗,是第一任绿化科科长王树兴,用当时所经营的卖菜、卖玫瑰花的钱换来的。
五十年代树苗刚栽下去,就赶上了六七十年代政治动乱的时节,王健说:「那年代自己都难以顾得上自己,树就更别提了,只有当时家属区有些大妈或者老太,有时候愿意给那些树浇浇水。」
以「实用、合理与美观」的综合理念来布置绿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的事了,校内的几条主路开始融传统特色和现代理念建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邱季端南边立身路上的毛白杨,邱季端北边晨曦路旁的银杏,南北向从小南门直达北门的京师路上的桧柏,科技楼通向大东门的乐育路上的法国梧桐,「一路一树一景」的格局勾勒出北师大校园绿化的整体骨架。电子楼前的玉兰,曦园的竹石,四合院的连翘,东门两侧的紫藤又让绿意的血肉更加丰满。
徐悲鸿先生在其国画的题记中曾写道:「北京为世界古树最多之都会。尤多辽、金、元、明之古柏。盘根错节、苍翠弥天、历劫不磨……的确是京城的一大特色。」
师大校内高大粗壮的古树也见证了这片土地一百余载悠悠岁月的变迁,「古树参天」是师大校园内的常见之景,树龄在三百年以上的,是一级古树;一百年以上三百年以下的,是二级古树。师大校内没有一级古树,但有25株二级古树,它们散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分别是16棵桧柏,4棵国槐,3棵侧柏,1棵油松和1棵丝绵木。
科技楼东北侧编号为B19982的国槐以干径1962.5px、干周6162.5px成为师大最粗的古树,需两人合抱才能把它围住;京师广场上编号为B03798的桧柏以17.6米成为师大第一高木,高度不输教九楼。
几经变迁,最初园林设计师们的绿植规划,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能与周边的建筑物形成密切配合。虽说新建和扩建工程做到了为古树名木让路,但保留下来的绿植与建筑相辉映的诗意已不复往昔。修建邱季端体育馆时,为了不破坏古木的生存环境,在东南角的一端,特地为一棵雪松留出了专门的空间。
同时,北师大的大学精神在百年的沧桑中,又有了新的时代定义。因此如何于绿化景观中体现人文内涵,如何把古老与时新的建筑通过绿植巧妙搭配起来,成为了新时期规划者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