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首页 » 党团学工 » 学生工作 » 学生记者观察
拿着结婚证毕业

发布日期:2015-05-10  浏览次数:


 

记者|撰稿蒋佳君(传播学2013级学生)
左子烨(汉语言文学2013级学生)
 
《婚姻法》规定:男性年满25周岁、女性年满23周岁初婚为晚婚。
可是,近年一张反映全国各地平均结婚年龄的地图走红网络——图中所示省市大多在27岁之上。
“晚婚”成了当今一个普遍的现象。
一些接近“晚婚”年龄的90后都唏嘘不已,仿佛就在昨天,人们谈及90后都还觉得他们是一群特立独行的孩子,突然之间,首批90后竟然已到“晚婚”年龄。
当“晚婚”成为常态,却又有另一批人群涌现——“毕业结婚”一族。
每当到了六月毕业季,在北师大,除了怀旧的情绪滋生,承诺着牵手一生的约定也夹杂其中。
不论是在运动场,在宿舍楼底,还是在大型活动现场,我们时不时会看到一些即将毕业的男生向自己的女朋友求婚……
“一手拿着毕业证,一手拿着结婚证”,这样的现象在近年来也成予ZgbE'EZgb……
 
 
“所有的恋爱到最后都只有两种结果,要么结婚要么分手。不结还等着分咋的?”
 
2014315日,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而在北师大学十六楼下,一个男生也给了另一个女生一生的质量保障。
背后是亲友团拉的横幅——XX,嫁给我好吗。没有问号。地上是摆成爱心的蜡烛和玫瑰。小崔单膝跪地,拿出放在包里的戒指,背着早已烂熟的稿子,在众人的共同祝福下,向小洪求婚。
“我愿意。”在掌声祝福中,小洪答应了这等了7年的求婚。这是她的初恋。
为了这一天,小崔准备了很久了。经过反复思考,他把求婚日期订在315日这天,他说:“我想给她,给我们这份爱情,签下一份为期一生的质保。”他还打趣地说:“她看了日本很多侦探推理小说,还很喜欢福尔摩斯,总之她的推理能力挺强的,当时有点担心她在我们准备的时候察觉到些什么……”
小崔和小洪是北师大的研究生,小洪今年研究生毕业,小崔因为工作保研,所以明年才毕业。若说两人在一起的开端,那还是在大一上学期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不同系,却因为一起去看了十一那天的升旗仪式而走到了一起。小崔回想起恋情的开始,好像还感觉非常不可思议,“其实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但是慢慢下来,感觉是挺正确的一个选择。”
后来,每次小洪寒假结束从浙江家里到北京,小崔都会去火车站接她。
凌晨七点,小崔就会等在月台。冬天的北京,外面在下着雪,天也没亮。列车缓缓入站时,也到了天亮的时刻,小洪走出列车,太阳刚好出来。恋爱会让人变得柔软,小崔随即给女友发了条信息——“你和阳光都在,就是我想要的未来。”
这个故事,小崔在求婚的宣言里再次说了出来,他说:“我那时觉得特别开心特别幸福,你和阳光的未来,我希望一直都在。”
从北京凌晨的列车,到校园里浪漫的求婚,这一恋爱就恋爱了接近7年。
七年,对很多人的感情都是一种挑战,不过对于他们而言,并没有所谓的“七年之痒”,7年的时间反而让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彼此是真正地适合对方,已经可以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这个世界上,包括我,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我觉得一个男孩子就要去保护她,”小崔说,“关于恋爱和婚姻,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独立人格,大家都很独立,而不是致橡树里的藤蔓,过于依赖彼此。”
过于依赖就会有束缚,有了束缚就会有逃离之心,就会厌烦。由此可见
——独立,是谈恋爱甚至结婚中很重要的一点。
而和他们不一样的是,我们身边的另外一对却只用1个月的时间走完了小崔和小洪7年的路。
为什么这么快?张其爽快地说:“所有的恋爱到最后都只有两种结果,要么结婚要么分手。不结还等着分咋的?”
两人都姓张,来自两个不同的专业。张其现在在国外读研,小安大四。同样是大一,在社团认识的他们,并没有在那时擦出爱情的火花,而是在20132月的一次无心之失,有了进一步了解彼此的契机。
两人201354日正式在一起,2013626日就登记领了证。
一个多月而已,可谓“闪婚”。
小安却说:“我们很闪很快,这和我们着不着急没有关系,我觉得我们一点也不冲动。”
小安在男友张其家里住过一段时间,这让她萌生了强烈的结婚的念头。
由于去年北师大的施工,她受不了寝室越发糟糕的环境,便决定搬出去和家在北京的张其住。在张其家的那段时光,她说她过的很开心,感受到了一种家的感觉,“可能如果我没有住他家的话,也没有那么快萌生建立一个家庭的感觉”。
刚刚找到“家的感觉”后不久,却马上要面临两人异地的现实。由于张其要出国读研一年,小安开始担心起未来的不确定性,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别的人把她抢了怎么办。张其也开个玩笑回应她:“那你就找吧,你跟他在一起呗,等我回国的时候再抢你!”
小安非常感动,她认真地对他说:“那我们结婚吧。”张其立马打开笔记本电脑,预约民政局。他们两人对婚姻都很达观,也相信彼此能为对方提供好的生活,对于未来是憧憬多于担心,张其说,“婚姻是生活的枷锁,但是没有枷锁哪里有自由。”
就这样,在征求了双方父母的意见后,两个人在626日正式领了证。
在二人的“快速”婚姻里,小安一直在强调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她说他们之所以在一起,之所以结婚是因为他们两人找到到了自己的“自我同一性”,并且有了想把两人的自我同一性由平行融合在一起的想法。
“结婚之前,要先认清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自我同一性……我和老公有一个志向,就是我们想要把我们的自我同一性发展到同一个高度上。”
小安多次提到的“自我同一性”,是西方心理学一个重要的概念。本质上,它是指人格发展的连续性、成熟性和综合感。是指个体在寻求自我的发展中,对自我的确认和对有关自我发展的一些重大问题,诸如理想、职业、价值观、人生观等的思考和选择。而自我同一性的确立,就意味着个体对自身有充分的了解,确立了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观念
在这里,小安很重视三观的相符,尤其是价值观的契合。已迈入婚姻殿堂的小安看着很多毕业分手的情侣,有些惋惜,也从自己的理论里分析出原因概括:“因为他们没有找到自我同一性啊,没有想过和别人的想法融为一体。”小安说她能会看出身边的情侣谁和谁能够有结果,依据点就是他们是否对未来有所规划,“走一步,看一步,下一步我们一个向左一个向右,那不就很自然地说拜拜了。”不过,她也觉得每个人都会从恋爱中得到“好处”,这本身就是件愉快的事情,对以后你的结婚恋爱都是有很好的指导作用。
再者,如果说七年恋爱小崔小洪是细水长流,那么一月领证的张其和小安就是一气呵成。前者是在相处中慢慢发现两人的合适,后者则是觉得他们的兴趣,爱好,以及家庭条件都很相符,就应该在一起。
当然,结为连理,有很多东西就需要面对,大到家庭的规划,儿女的生养,小到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当然,其中也有“性”的话题。
小安毫不避讳地讲述自己性生活的和谐,并没有任何刻意掩饰。在她这里,个人的独立同时也包括性的独立,也有个人在性生活上选择的自由。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大家对于性的观念也越来越开放,而性的观念关乎着男女的平等,平等也就影响着彼此的独立。小安说:“我有自己的权利选择和谁滚床单。选择他,是因为我们都可以互相满足,我们的性生活十分和谐。”在这点上,小安的班主任是赞同小安的,她说:“我觉得和频繁发生婚前性行为,堕胎,傍富相比,就个案而言,他们选择婚姻是很严肃的态度。”
 
钱,未来与定心丸
2005329日,新《普通高校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正式出台,其中就包含了本科生在校期间能否结婚的问题——学校不得干涉和禁止本科生结婚已明文写入新规定中。该规定于200591日正式实施。
即便如此,时过9年,大家听到大学生结婚的字眼,依旧会觉得很惊奇。
大学生本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很大一部分人都达到了法定适婚年龄,二十多岁的人结婚本无可厚非,但是由于“大学生”这个特殊的身份,把他们推到了话题的中心。
伴随着“大学生”的标签而来的,常常是像“经济不独立”“社会阅历浅”之类的担忧,这样的担忧都是摆在大学生面前的难题。
学校方面,也会担心大学生结婚会影响教学秩序。
小崔的导师就比较不理解小崔的结婚,他的导师觉得他们结婚太早,正式毕业后才比较合适。小崔说:“他(导师)比较强调做学术。他担心期间会有许多事情,比如说要拍婚纱照,筹备婚礼等事情,怕耽误我们。”
就家长来说,更是害怕他们为了一时痛快遗憾终身。他们认为大学生尚在象牙塔,怎懂进入社会的艰辛,婚后的经济分配也注定会是个问题。
关于这点,小崔猜测也许家长会觉得大学生不了解现状,感觉像小孩子过家家;其次,大学生们也没准备好去看外面的世界怎样,不知道面临问题了会不会继续走下去。在小崔看来,这方面受长辈影响较大。
一个有趣的数据显示,现如今的80后“啃老”族中,20岁至15岁占26.5%,已婚的占56.4%,比单身的还多了10个左右的百分点。
好在,小崔小洪和张其小安这两对并没有面临家长和经济上过大的压力。
小洪今年毕业,小崔明年毕业,他们都决定回到小洪的故乡宁波。目前小洪已经顺利考取了宁波市的公务员,小崔也将于今年11月左右就回到宁波找工作。不久前,他还和女友的父母讨论过关于日后挣钱工作的问题,“创造财富的方式有很多种,他们(小洪的父母)的观点是做什么不重要,两个人生活开心最重要。”
“她认为人活着是为自己,是活着的这种状态,”小崔分析着一些他与女友在一些观点上的不同,“我认为人活着是为了往后延续财富,所以就会有一些小冲突。”即使这样,他们在大的决策上两个人还是能基本达到一致。两个人甚至大致做了关于两人经济的分工——男方主要做一些需要行动力的事,女方就负责投资,理财。
他们两人的结婚得到了双方父母的大力支持。小洪的父母已经为他们在宁波购置了一套住所,小崔的家长则给了两位新人象征祝福的“聘礼”,作为进入社会的启动资金。可在小崔与小洪看来,房子是属于父母的,等自己有了独立能力后,会再购置一套属于两人的新房,而非依赖于父母。至于他们的经济来源,小崔说:“我们目前整体来说钱够花,将来的钱将来再挣。”
即将本科毕业的小安对此也是相似的观点。她与张其的主要经济来源均来自于各自的父母。
“现在当然还是要靠家里,但我们没有什么负罪感,我们现在毕竟没有挣钱的能力,而且我们并不是一辈子都要吃父母的,以后会自己挣的。更何况,就算我们不结婚,我们也是各花各父母的钱,所以这和结婚没多大关系。”小安如是说。
“没有钱就不要结婚,我是指大学生。”之所以有如此深的感悟,这与小安的上一段感情也有分不开的关系。
小安家境相对优越,而前男友的家庭条件不太理想。和前男友在一起的一年里,小安过的日子很节俭。她并没有觉得节俭不好,但是有时前男友会鄙视自己的花钱行为,这让小安心生不满。去年春节,小安去前男友家里拜访,他们家的生活状态让小安的信心动摇了。回来后,小安提出了分手,她说:“虽然我们两个之间没有出现过实际的矛盾,但是我预见到了,所以我就和他分开了。”
小安认为两个人的金钱观不一样也是不适合的,她认为结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门当户对——“虽然我是一个非常现代观念的人,而且我也是学理科的,理性思维非常浓。但是我依然可以非常坚定地告诉你,我认为结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门当户对。”连小崔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其实男生读大学的家庭好的不多,所以有些人毕业就直接分了。”
现在,小安独自住在牡丹园地铁站附近的一个租的小公寓里面,50平米,4000多一个月,小安觉得这个价钱尚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
等到今年5月张其从国外读研回来,他们就开始实行他们的三年规划,首个规划就是关于小安是选择读研还是直接工作的决策。不过,现在两人距离太远,商量起来会有误会,具体的规划定在张其回来后再细谈。
未来注定会有很有困难。但是以上两对都有充足的信心去面对。
小安说:“我们自我同一性已经发展到一起了,遇到危机肯定要一起面对啊。”因此,遇到问题,他们会选择去商量,非常理科生地去寻找方法。
小崔和小洪是相对模范的一对情侣了,7年来从未发生过一些失态的比如扔东西砸东西一类的争吵。他们都会选择冷处理,都只是尝试着一种我要用理来说服你的方法。久而久之,两人慢慢就开始有种我去理解你是怎么想的,而你也理解我是怎么想的的默契。两人在彼此的理解中均受益匪浅。
不管是分隔两地还是分隔两国,这两对夫妻都会面临婚后异地一年的状况。
可戴在无名指上的婚戒就像是彼此的定心丸,不管是小安与张其国内外分居两地,还是小崔与小洪是前后分别毕业,结婚证都是让他们安心的一个凭证。
 
“我们会和一个人聊20年的工作吗?”
 
结婚,意味着爱情的见证,更意味着责任的担当。在婚姻里,你应当充当什么角色,应当怎么去维系这段感情,显得至关重要。
大学生结婚,尤是如此。
小崔说:“在我们的关系里面,她(小洪)给予我的更多,给我带来很多开心快乐和包容。”
小崔是工作保研,因此途中曾有过一年的工作经验。那一年里,他想奋斗或者拼搏出成绩但难免会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内外的压力也是接踵而至。在这双重挤压下,“人是很容易有扭曲的感觉。”但是,小洪就会一直提醒他不忘初心,会包容他,信任他。这就像是小洪为小崔搭起的避风港,“有时候你为了生活为了工作拼搏的时候可能会忘了最开始的方向,所以她会提醒我。”
“我想为她撑起一把伞,”小崔对小洪许下了这样的诺言。
开始一段有质保的婚姻,是当今年轻人结婚应有的追求。
小崔前段日子陪一个快70岁的国外来的教授参观北师大。教授知道他求婚了,还专门对小崔说:“你一定要记住,在婚姻里面,婚姻的第一法则就是你永远要同意你的妻子。”当然这不意味着无条件妥协。就拿工资上交来说,小崔认为工资上交是指两个人对彼此的经济作控制,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制裁,但其实两个人还是独立的。
至于婚后的婆媳关系处理,小崔深知自己担任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不过,总的来说,“对于未来的生活,不慌张。”
什么是婚姻?
小崔用他的婚戒来解释——他的婚戒是三色金——三个环构成——寓意友情爱情亲情。
“这是很对的,不见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就意味着这是一种替代关系,但其实不是的。你是给爱情加上了亲情这种东西,它让你们关系更亲密了,更接近彼此了。”小崔解释道。
那未来时间漫长,三色金如何永远保持它的美丽,两人之间如何继续保持互相信任互相扶持的状态,这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考验。
小崔说:“其实就像打游戏一样,我们新的时期就会找到一种新的游戏,我们以前大三的时候玩《天下》,现在就玩《剑灵》,所以说生活中总能找着点乐趣。有一点就是我和她之间说好的就是既然我们想好了将来要一起去做工作过日子,我们就不应该把工作作为我们生活中主要的一部分。我们的生活重心应该在另外一些方面,比如我们的兴趣爱好,可以唱歌,可以编曲,可以做做手工。如果你的生活里只有工作的话,每天回去都聊工作的话,那样就会很无聊。我们会和一个人聊20多年的工作吗?
在这点上,小安和张其也是找到了彼此保险的方案。他们都是钟情动漫的深宅,也会分享一些自己对于近代量子物理学家思路的理解,两个人常常会谈起美国的科学家费曼。同时,他们都很热衷古典音乐,电脑技术……两个人还决定一起学一个彼此都没有学过的语言,一起编一个游戏。就未来的职业规划而言,两人都希望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而且相处的日子久了,两个人都会有自然而然的默契。比如小崔和小洪商量照婚纱照和装修房子的时候,都会不由地想到一块儿去。小安和张其在买婚戒的时候也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样式简洁的款式……
 “在大学遇到一个可以相处一生的那个人,是件很幸福的事,”小崔是这样想的,“因为你在工作之后,两个人谈得就不一定是感情了,有的人会看收入,地位,或者直接只是想过日子而已。我们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在谈感情的谈感情,谈将来的时候有能力去谈感情。”
 
大学生结婚,这看来是个私人问题,但却包含着不少值得关注的社会话题。
你可以谈一场风花雪月的大学恋爱,但不要来一场过眼云烟的婚姻。
不管是“剩斗士”,还是毕业就结婚,选择适合自己的。